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縣區動態 >> 深汕在線
深汕特別合作區:加快打造大灣區東部門戶 探索區域協調發展新模式
  • 2019-04-19
  • 來源: 深汕視點
  • 發布:汕尾在線
  • 閱讀量:


深汕特別合作區岸線一角。


粵港澳大灣區的東風,正助力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簡稱“深汕特別區”)加速起航。今年2月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簡稱“《綱要》”)中提及,深化區域合作,有序發展“飛地經濟”。而深汕特別區正力爭打造成為中國“飛地經濟”發展模式、飛地治理模式和飛地農村城市化的首創者,創造一個獨特的“深汕樣本”。

“飛地”入大灣區,深汕特別區與大灣區建設同頻共振,高質量建設深圳第“10+1”區。今年3月25日,深汕特別區召開2 0 19年工作會議,發布了《深汕特別合作區2 0 19年工作要點》和《深汕特別合作區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 0 19 - 2 0 2 1年)》,工作綱領和行動指南已經繪就,全面開啟“城市質量提升年”和“全面履職建設年”。隨后,深汕特別區11個新設機構集中實現了揭牌。


鵝埠鎮


而在過去的2 0 18年,深汕特別區拉開基礎設施建設的大幕,起重機揮舞著鋼鐵巨臂,高樓在日夜流轉間拔地而起,昔日的淺灘變成現代化的良港。這一年被定為“基層基礎全面建設年”。鎮上的青年陳水潛回憶,昔日樓高不過7層,如今百米高樓相繼而起。

1

飛地經濟

探索區域經濟協調發展新路徑

距離深圳市中心向東100公里,深汕特別區是一塊總面積468.3平方公里的土地,涵蓋汕尾市海豐縣鵝埠、小漠、鲘門、赤石四鎮。2011年,廣東省委省政府在此處圈地,設立深汕特別合作區,開始探索“飛地經濟”的發展模式,以期解決區域協調發展的問題。

成立之初的深汕特別區由深圳、汕尾兩市共同管理,而受制于兩地體制機制方面的障礙,長時間在曲折中前行。直到去年12月,深汕特別區掛牌“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黨工委”和“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管委會”,重新理順體制機制障礙,深圳全面負責建設管理,正式成為深圳的第“10+ 1”區,參照深圳市一個經濟功能區的標準和要求定位。

“相當于深圳10個行政區,要再加1個,所有事務將由深圳全面負責建設管理。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完整的‘飛地模式’。”廣東省政府參事、省委黨校教授陳鴻宇認為,調整方案出臺后,深汕特別區才有了真正的特別之處,具有了全國性的創新意義。

而此次深汕特別區機構調整后,共設置11個區直機構和5個市直部門派出機構,標志著深汕特別區機構改革和體制機制調整又邁出了關鍵一步。

《綱要》提及“飛地經濟”,再次強調了深化區域合作的重要性。按照《綱要》的布局,將完善大灣區至泛珠三角區域其他省區的交通網絡,促進泛珠三角區域要素流動和產業轉移,形成梯度發展、分工合理、優勢互補的產業協作體系。毫無疑問,作為深圳東進戰略的主陣地,深汕特別區承擔著產業轉移、協作分工的重任,再次迎來戰略發展的機遇期。

“深汕特別區是區域協調發展的廣東試驗,在‘飛地經濟’探索中形成了‘深圳總部+深汕基地’的模式。”廣東特建發東部投資有限公司(簡稱“特建發東部公司”)總經理李靜說,未來,隨著大灣區經濟圈的形成,區域協調發展的視野也變得更大,深汕特別區也不再是單純的“飛入”,而是漸漸升級到“飛出”,轉型為“深汕總部+汕尾基地”。

特建發東部公司是最早一批誕生在深汕特別區的企業,其母公司深圳特區建發集團是深圳市屬國企。該企業表示,未來響應《綱要》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布局,公司將加快導入深圳的優質新興產業。

“飛地經濟”的實質是為了發揮核心城市的引領帶動作用。陳鴻宇強調,《綱要》如今提“極點帶動、軸帶支撐、輻射周邊”,突出了引領帶動的重要性,“不單是說搞好特區本身,還要發揮好引領作用,這是規劃綱要給深圳提出的新目標、新要求、新使命”。而“飛地經濟”的發展模式正契合了這一點。

深汕特別區相關負責人表示,深汕特別區是按照深圳政策、深圳標準、深圳質量、深圳速度和深圳精神推動建設的,在成為粵港澳大灣區東部門戶的過程中,還將力爭建設成大灣區的科技創新門戶、制度創新門戶、東部交通門戶和產業升級門戶。

1

交通促同城化

打造深圳輻射力樣本

搭乘動車從深圳北站出發,48分鐘便可到達深汕特別區的鲘門站。而未來,隨著時速350公里的深汕高鐵的開通,兩地的通勤時間將直接縮減到30分鐘以內。規劃建設中的深汕高鐵以及深汕第二高速,將串聯起深圳、惠州和汕尾,與粵東高速路網、廣汕高鐵銜接,在提升深圳輻射力的同時,強化深汕特別區的區域競爭力。

據了解,深汕高鐵已納入深汕城際鐵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而未來還將建設深圳城際鐵路,從福田中心區出發,途經深圳壩光、惠州稔平半島直達深汕特別區,進一步加強深圳與深汕特別區的同城化。

以交通網絡促進同城化,在《綱要》的布局中也有類似的表述,構筑大灣區快速交通網絡。以連通內地與港澳以及珠江口東西兩岸為重點,構建以高速鐵路、城際鐵路和高等級公路為主體的城際快速交通網絡,力爭實現大灣區主要城市間1小時通達。

陳鴻宇認為,要重視基礎設施的建設,像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還有建設中的深中通道等交通網絡,都有利于深圳創新資源要素向外流動擴散。“未來‘總部經濟+生產基地’的模式還可以擴散到沿海經濟帶,擴散到粵東西北和其他地方去,這樣也可以促進區域的協調發展。”

《綱要》在空間布局上,強調“極點帶動、軸帶支撐、輻射周邊”。而深汕特別區作為深圳的第“10+ 1”區,生動闡述了這三個關鍵詞。

借力深圳,深汕特別區正加速融入大灣區。如今走在深汕特別區,隨處可見深圳元素,樓頂上立著深汕水資源公司、華僑城、深圳市政院等單位的招牌,還有許多從深圳來的企業,如華潤、騰訊等,充滿了深圳的味道。據深汕特別區管委會相關部門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深汕特別區已供地產業項目71個,其中64個來自深圳。

鹽田港深汕港口公司便是深圳鹽田港集團參與深汕特別區開發建設的平臺公司,其定位是成為深圳東部門戶的港口物流產業綜合服務商。鹽田港深汕港口公司負責人介紹,公司正在負責建設的小漠國際物流港,下一步將改名為深圳港小漠港區。

據介紹,小漠港的定位是疏解深圳港口功能,建設成為一個綜合性的樞紐港。項目一期工程泊位岸線641米,港區總面積約46萬平方米,規劃建設2個10萬噸級通用泊位和1個5萬噸級工作船泊位,吞吐能力450萬噸/年。

和鹽田港深汕港口公司一樣,特建發東部公司同樣是深圳東進戰略的重要力量之一。“我們承擔了小漠片區大量的道路和陸域形成等基礎設施建設任務,在鲘門片區開發建設深汕灣科技城項目,也是打造全國最大機器人小鎮的重要抓手。”李靜認為,深汕特別區的發展,可以說是深圳引領帶動作用的結果,公司也在深圳外溢發展中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展望未來,鹽田港深汕港口公司負責人表示,小漠港將依托大灣區建設,承接深圳城市及產業功能的疏導及轉移,同時依托深圳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契機,進一步提升小漠港區域核心海港樞紐地位,將小漠港打造成為綠色智慧的區域核心樞紐港,積極融入深圳港國際航運中心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s三国麻将风云
赚钱秘法 最热兑换现金捕鱼游戏 dnf手游如何赚钱之道 gta5如何飙车赚钱快 热门棋牌游戏代理加盟免费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斗鱼直播唱歌怎么赚钱吗 河南四人麻将免费下载 七星彩特区彩票论坛 辽宁11选5彩票平台 开家日货专卖店赚钱吗 下载哪款麻将app好呢 玩游戏赚钱QQ提现 五星独胆技巧论坛 北京赛车9码规律 千炮彩金捕鱼免费安装